深圳市政法委副巡視員王某意被查,目前案件已經進入審查起訴階段。據瞭解,王某意被查源於一公司負責人實名舉報,王自稱能在一單法院執行案件中提供便利條件,索賄80萬元。王收錢後未能起到“幫忙”效果,被人偷拍下索賄和嫖娼的錄音錄像,終於引起紀檢部門重視。(12月11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不久前,剛剛看過貴州安順的市長與地產商之間反目的大戲,而這次深圳的官員受到審查起訴,與之相比,如出一轍。綜觀兩起個案,起因都是由於商人的實名舉報,而且又都擺出了一副“死磕”的架勢。對此,不要覺得兩個商人“嫉惡如仇”,其實所謂的“商人起義”,不過是“人為財死”的私心加上“魚死網破”的衝動,疊加起來,最終引爆的一場官商勾連的醜聞。
  一般來看,有的商人起初滿懷希望地靠上了官員的大樹,不但送錢送物,有的還進行性賄賂,主要目的是想通過官商關係把自己請托的事情辦好。然而,這種用不正常方式來攫取個人利益的手段,在法治環境逐步健全的形勢下,越來越不好使,商人的投入很可能會打了水漂。可見,不管是官商關係的形成,還是在比較熱絡的時期,那種單純以利益交換為目的而形成的官商勾連,本來就存在致命的“死穴”,一旦利益輸送鏈出現了斷裂,彼此不能相互滿意,一拍兩散乃至於反目成仇也就順理成章。
  然而,商人之所以敢於實名舉報有些官員,除了對於目前反腐倡廉的大勢有所認同之外,看起來又好像是“鋌而走險”的被逼無奈之舉。在官商關係的圖譜中,商人看起來似乎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。由於想獲得一些“官場資源”,並且能夠從中得利,商人會通過各種渠道來搭上官員關係,不斷地用利益來加固。但是,隨著官商交往的深入,如果掌握了官員的一些“小辮子”,官員與商人之間的位置會出現微妙的變化,不再繼續弱勢,對官員可能指手畫腳,甚至成為“地下組織部長”。
  不過,廣東省紀委書記在告誡領導幹部時曾經說過,“從查辦的案件來看,沒有一個老闆會捨生忘死地保護幹部。”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官商勾連這種關係的脆弱性。現實中,涉案官員不會得到有些商人的“拔刀相助”,還會由於收錢辦事不力而被商人從背後“捅上一刀”,發生這種情況,不是商人不講義氣,也不是官員交錯了朋友,歸根結底,是這種純粹以利益為紐帶的官商勾連不可逃脫的宿命使然。
  因此,商人實名舉報官員這種看似“大義凜然“的舉動,絕不能用社會生活中普通的人際關係的視角來審視,在“道義”上去批判商人的逐利本性,也不能用“平等交換”的社會常識來分析落馬官員的行為,認為這些官員主要是交友不慎,活該倒霉。假如把“商人實名舉報官員”,只是當做“狗咬狗一嘴毛”的鬧劇來圍觀,也會降低了官商勾連關係的社會危害程度,讓那些本分從商的企業家受到不公平的對待,進而模糊了政府與企業的關係本質。
  實際上,無論是由於什麼原因,出於怎樣的動機,商人實名舉報官員,一方面,起底的是官商勾連關係這一社會中的沉痾痼疾,暴露了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一些弊病;另一方面,也讓政府官員和企業家對此要有所警醒,應該意識到,私底下畸形的利益關係無法保持永久,只有各自回到政府職能和企業運行的正軌上,構建協調的政企關係,才會各安其命,又自得其福。
  文/寇軍  (原標題:別把商人實名舉報官員當鬧劇圍觀)
創作者介紹

屋頂漏水

cy19cyah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