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份以來,我國全面推行以簡政放權為目標的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,極大鼓勵和釋放了坊間創業的活力。其間出現的一些新變化,也確實引起各方極大關註。
  “2毛錢”也能註冊公司?
  取消門檻不意味鼓勵“1元公司”
  3月20日,王小峰和王來根來到薑堰工商局窗口,申請“泰州市德利藥業有限公司”名稱,註冊資本為0.00002萬元(即0.2元),這是今年3月1日新公司法實施後我省新申請的最低註冊資本。
  王小峰說,目前企業正在籌建,後期不知是否能辦理到藥品生產許可證。此外,他們在藥業產品上有專利技術,在當地還有一些土地和將來建設的房產,這些今後都可以作為增資所需,將來可以辦理相關註冊資本變更登記。
  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取消了有限公司最低註冊資本3萬元以及出資比例的限制,註冊普通的有限公司也無需提交驗資報告,理論上允許出現“1元公司”、“2毛公司”,降低了準入門檻。但南京工商局註冊分局副局長徐寧分析指出,“1元公司”只是取消註冊資本最低限額的一種形象說法,並不代表鼓勵人們去辦“1元公司”。“你的註冊資本只有1元錢,也就是說只承擔1元錢的有限責任,交易對象能放心跟你做生意嗎?”江蘇為海集團總裁楊根宏說,“‘1元錢辦公司’理論上可以,但接下來你的生意如何做是個問題。”對他所在的公司來說,取消最低註冊資本限制幾乎沒有影響,因為公司尋求合作伙伴時,一般不會考慮註冊資金1500萬元以下、經營5年以下的企業。
  約定七八十年繳清幾個億?
  認繳期限需出台細則
  認繳制減輕了創業者在起步階段的負擔,但是否會導致一些公司以虛高資本混跡市場,以致出現“認繳幾個億,約定七八十年才繳清”的情況?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工商幹部坦言,按照法律這種情況並沒有被禁止,因此不能排除盲目認繳情況的出現。從3月份改革後的統計數據看,我省新登記公司戶均註冊資本352.68萬元,較去年同期戶均多出50.21萬元,增長16.60%。雖然無法斷定這個數據是否存在盲目認繳的情形,但“其中確實不能排除盲目認繳的可能”。
  在泰州市工商局註冊處處長刁鵬看來,“註冊幾個億,約定七八十年繳清,被人知道會影響公司的形象和信用。”他指出,政策雖然寬鬆了,但企業主自律的責任更重了。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推行後,將形成“寬進嚴管”的制度體系,將有失信行為和違法違規記錄的市場主體列入經營異常的“黑名單”,提高企業的“違法成本”和“失信成本”,使其受到市場機制的制約和懲戒。
  “擁有一個誠實信用制度與公開化透明的體系,是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‘寬嚴相濟’的必要條件。”江蘇奕俊律師事務所主任孫裴指出,在未來的監管立法中,對認繳制的認繳期限要有量化的細則;對認繳但還未實繳到位前出現資不抵債時,要有一個法定的權威解釋;公司經營資產狀況要有合理而方便的渠道供公眾查詢驗證。
  小區也能辦公司?
  擾民等問題大量出現
  在一系列“鬆綁”政策中,“在家辦公司”是受到爭議頗多的一條,很多城市對此持審慎態度。南通市工商局發言人助理卞翔說,目前該市尚不允許在民用住宅內開辦公司。而南京目前對“在家辦公司”已悄悄鬆綁。市民羅浩經營了一家全國知名的模型店,最初他把店面設在南京市區邁皋橋地鐵站附近的一棟寫字樓,近期則搬進了居民小區。“寫字樓租金貴,就連水電都是商用的價格,比居民小區貴一倍。”
  小區辦公司,企業雖節省了成本,但擾民問題也隨之而來。南通網友“韓寒寒”發帖稱:“居民樓中辦企業,公司人員多,加大了停車難,妨礙居民正常出行;人流量多,環境衛生變差;樓道門常常不能及時關上,留下安全隱患;辦公聲音嘈雜,公司樓下的居民深受其擾。如此種種,均嚴重影響鄰裡關係,甚至會激化社會矛盾。”
  南京市江北天潤城住戶任景春家的樓下就有3間毛坯房被一家賣珍珠的公司租用了,還有一戶被租用為專門銷售衛生紙的倉庫。另外,小區里做培訓、做美容甚至搞傳銷的也不少,居民們深受其擾,向12345投訴了多次都沒用。任景春本人在建鄴區做街道社工,街道社區也有公司在民宅,如果不擾民,基本處於“民不舉、官不究”的狀態。他坦言,社區、物業都沒有執法權,就算發生糾紛,也必須公安、消防、工商、物業等部門聯合上門執法才能搞定。本報記者杭春燕陳月飛
  付 奇趙曉勇
  (原標題:辦公司門檻低了,企業主更需自律)
創作者介紹

屋頂漏水

cy19cyah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